<ruby id="pd5tv"><var id="pd5tv"></var></ruby>
<th id="pd5tv"><noframes id="pd5tv"><span id="pd5tv"></span>
<span id="pd5tv"><video id="pd5tv"><span id="pd5tv"></span></video></span>
<i id="pd5tv"></i>
<span id="pd5tv"></span>
<span id="pd5tv"></span>
<th id="pd5tv"></th>
<progress id="pd5tv"></progress>
<th id="pd5tv"></th>
<strike id="pd5tv"><noframes id="pd5tv"><th id="pd5tv"></th>
<span id="pd5tv"></span>

經驗心得

彭柏興彭柏興

聽陳湘生院士開講 — 巖土感悟(48)

2021年1月23日晚上10:30,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湘生在中央1臺開講。院士以親身經歷簡述了我國城市軌道交通的成長歷程與現實的輝煌,通過三個故事介紹了地下工程“水、軟、變形”的技術難題。聽完講座,感動的同時又生感慨,便寫下這篇短文。

彭柏興彭柏興

旁觀者未必清 —— 巖土感悟(47)

挖山填海在巖土領域已是尋常事,場地建造也已漸漸為業界所重視。填土處理是巖土從業者無法回避的問題,填土問題,尤其是厚層填土中的樁基問題時有出現,機理似乎都明了,運用則未必得當。筆者根據某微信群,針對某厚層填土管樁處理的交流對話綴而成文,文章引號之內文字皆為微友原話,次序則有調整。拙文若能給讀者諸君遇到同類問題時有所啟發,功在該微信群暢所欲言的各位同行,我只是旁觀者,順便搬個磚而已。

彭柏興彭柏興

同而不同——巖土感悟之四十三

巖土水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作為人類賴以休養生息的載體,千百年來,人類在認識自然、改造自然中形成了一系列的認知與理論,發明一系列的手段與方法,發現了一系列的規律與經驗。但是,在實踐中,一些所謂的經驗有越來越濫觴的趨勢。筆者選擇幾則自身經歷的故事,奉獻給同行,同而不同,其意深乎哉?

彭柏興彭柏興

風“長”的長沙與她的地基基礎——巖土感悟之四十

簡要回顧了世界高層超高層建筑的發展史,介紹了百年來長沙高度的成長歷程,對長沙的超高層建筑地基基礎作了粗略的分享。以博方家一笑。

彭柏興彭柏興

王星華教授榮休學術匯報會側記——巖土感悟之(39)

2019年 9月12日,我的博士導師,中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王星華教授的退休儀式以別開生面的、王老師的學生的學術匯報會的形式在長沙鐵道學院世紀樓舉行。身臨其境,感慨良多,是為記。

彭柏興彭柏興

長沙沙水水無沙—巖土感悟(36)

白沙井與岳麓山、橘子洲已成為長沙自然遺產之名片。關于它的成因,諸多人文學者、地質學家、地理學家多有論及,而從工程與水文角度,亦有不少專家學人往往論及。在長沙城市建設當中,白沙井幾度成為社會紛爭的熱點。筆者亦曾撰文而議,這篇感悟即在此文基礎上拾綴而成,聊為春節前給感興趣的巖壇朋友們一點談資,為從事城市地質工作的同仁們感受自己荷負的義務與責任。

彭柏興彭柏興

話說風化程度—巖土感悟(35)

巖石風化程度的劃分是巖土工程勘察的常課,它似乎不像巖石堅硬程度、巖體完整程度和巖體基本質量等級的劃分那樣嚴格依據于某定量指標。實際工作中多依據野外特征,鮮有參考風化程度參數指標者,故不同單位、同一單位不同技術人員、同一技術在不同項目甚至同一項目不同階段,面對同一工作對象其結果各不相同,這固然與鉆探施工,試驗的偶然誤差不無關系,但是否也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呢?

上一頁 123 下一頁
申請評論員發表話題
評論員
掃一掃,關注微信
被继夫强开花苞
<ruby id="pd5tv"><var id="pd5tv"></var></ruby>
<th id="pd5tv"><noframes id="pd5tv"><span id="pd5tv"></span>
<span id="pd5tv"><video id="pd5tv"><span id="pd5tv"></span></video></span>
<i id="pd5tv"></i>
<span id="pd5tv"></span>
<span id="pd5tv"></span>
<th id="pd5tv"></th>
<progress id="pd5tv"></progress>
<th id="pd5tv"></th>
<strike id="pd5tv"><noframes id="pd5tv"><th id="pd5tv"></th>
<span id="pd5tv"></span>